最幸福的事:很多年後,我一回頭,你還在

最幸福的事:很多年後,我一回頭,你還在
美麗夢想 2020-05-29 檢舉

漢恩自淺胡自深,人生樂在相知心。

我們人生里的感情,無非是親情、愛情、友情。

親情總讓我們歉疚,愛情總讓我們迷亂,三者之中,友情最輕,但卻因為它的輕,最讓我們舒服。

喜歡那麼一種友情,不是那麼濃烈,也不是那麼時時刻刻,甚至有時候會用年、十年、半個世紀去給它計時,它是那麼少,那麼真,那麼久長。

哪怕很多年後,我一回頭,你還在......

 

 

最幸福的事:很多年後,我一回頭,你還在

 

01

三毛說:朋友中的極品,便如好茶,淡而不澀,清香但不​​撲鼻,緩緩飄來,似水長流。

馳騁疆場40年的傳奇唐代名將薛仁貴,在參軍之前,與妻子住在一個破窯洞中,衣食無著落,全靠好友王茂生夫婦經常接濟。

後來,薛仁貴跟隨唐李世民御駕東征,被封“平遼王”,前來王禮祝賀的人絡繹不絕,可都被他婉言謝絕。

他惟一收下的是普通老百姓王茂生送來的“美酒兩壇”,一打開酒壇,負責啟封的執事官嚇得面如土色,因為壇中裝的不是美酒而是清水!

 

 

薛仁貴不但沒有生氣,且命令執事官取來大碗,當著下屬的面飲下三大碗王茂生送來的清水。

在場的文武百官不解其意,薛仁貴大喝三碗之後說:

我過去落難時,全靠王兄弟夫婦資助,沒有他們就沒有我今天的榮華富貴。

如今我厚禮不收,偏偏要收下這清水,因為我知道王兄弟貧寒,送清水也是王兄的一番美意,這就叫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。

選擇一個朋友,就是選擇一種生活方式。

真正的朋友,是你失落時的一雙手,痛苦時的一個肩膀,氣餒時的一句安慰。

真正的朋友,不會因你的榮耀而想沾光,更不會因你的落魄避而遠之。

最幸福的事:很多年後,我一回頭,你還在

 

02

朋友之間相處,傷害往往是無心的,幫助卻是真心的。

有兩個朋友在沙漠中旅行,他們吵了一架,一個打了另一個一記耳光。

被打的一言不語,在沙子上寫下:“今天我的好朋友打了我一巴掌。”

他們繼續往前走,被打巴掌的那位掉進沙坑,幸好被朋友救來了。

被救起後,他拿了一把小劍在石頭上刻了:“今天我的好朋友救了我一命。”

一旁好奇的朋友問到:“為什麼我打了你以後你要寫在沙子上,而現在要刻在石頭上呢?”

另一個笑笑回答說:“當被一個朋友傷害時,要寫在易忘的地方,風會負責抹去它;相反的如果被幫助,我們要把它刻在心靈的深處,任何風都抹不去的。”

其實,朋友間的傷害往往是無心的,如果因為這種無心的傷害而失去彼此,那不僅是一種遺憾,而且是一種悲哀。

我們想要的,是一種不必刻意逞強也不心虛,不時常維繫也不歉疚,不必相濡以沫,卻隨時虛位以待的感情——那是我們人生的休憩之處。

最幸福的事:很多年後,我一回頭,你還在

 

03

最好的友情是各自忙碌,又互相牽掛,不用刻意想起,因為從未忘記。

李白在東都洛陽認識了比他小11歲的詩人杜甫。杜甫“性豪業嗜酒,嫉惡懷剛腸”,抱負是“致君堯舜上,再使風俗淳”,兩人意氣相投。

第二年的秋天,杜甫西去長安,李白準備重游江東,他們在兗州分手,此後沒有再會面。

在一起的一段日子裡,二人暢遊齊魯,訪道尋友,談詩論文,有時也議論時事,兩人結下了深厚的友誼,兩人分手後,杜甫為此寫過不少懷念李白的感人詩篇。

雖然這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,但是有關當年一起奮鬥、共同成就的歲月是刻在記憶裡的,無法抹去。

古詩云:

漢恩自淺胡自深,人生樂在相知心。

那些各自忙亂,彼此牽掛的老友,其實也無非“知心”二字而。

知心,所以不會因為時光而缺失了共同語言,也不會因為彼此看透而疏遠,就好像,昨天才剛剛一起喝過茶。

最幸福的事:很多年後,我一回頭,你還在

 

04

白居易的《問劉十九》中有一句:“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”,千言萬語,抵不過一句:能飲一杯無?

所謂朋友不一定要形影不離,但一定要心心相惜;不一定要錦上添花,但一定要雪中送炭;不一定要天天見面,但一定要放在心裡。

真正的友情,就是“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”的美好,是“桃李春風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燈”的思念。

哪怕多年不見,再見面時,也猶如朝夕相處,心裡沒有一絲隔閡。

最幸福的事:很多年後,我一回頭,你還在

 

05

人真正的魅力,不是你給對方留下了美好的第一印象;而是對方認識你多年後,仍喜歡和你在一起。

也不是你瞬間吸引了對方的目光;而是對方熟悉你以後,依然欣賞你。

更不是初次見面後,就有相見恨晚的感覺;而是歷盡滄桑後,由衷傾訴:認識你真好。

我們來到世上,所有相遇都千轉百回,幸運的是,多年之後一回頭,有人還在。

 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